切換到寬版
  • 111閱讀
  • 0回復

中國出版業者的諾貝爾文學獎“生意經”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溫州白內障手術專家

      中新社柏林10月21日電 (記者 彭大偉)在去年因丑聞困擾而停發當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后,瑞典文學院今年10月同時頒出了2018年和2019年兩個文學獎。
      

      
      在中國,對于波蘭作家托卡爾丘克和奧地利作家漢德克獲獎感到歡欣鼓舞的除了他們的忠實讀者,還有擁有二人作品中文版權的出版商。其中,后浪和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年出版了托卡爾丘克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太古和其他的時間兩部小說的中文版。上海世紀出版集團旗下的世紀文景更是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九卷本的漢德克文集。
      
      作為出版社,旗下作者獲諾獎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在中國做嚴肅文學出版需要依靠這一年一度的“強心劑”嗎?在日前閉幕的法蘭克福書展上,中新社記者就此與前述兩位諾獎得主的作品中文版出版方進行了對話。
      

      
      “雖然我們作為出版商,說起來也是‘商人’,但其實當初購買漢德克版權時并沒有那么功利的想法。”上海人民出版社副總編輯、世紀文景總經理姚映然表示,最初引進漢德克時并未考慮過“會不會得諾獎”,而主要是注意到他在文學和寫作上的價值,“純粹覺得在德語文學這個系統里,他是個繞不過去的人,因此我們就做了這套書。”
      
      后浪出版負責托卡爾丘克作品中文版的責編石儒婧亦坦言“沒有想過會得獎”:“并不是托卡爾丘克不值得這個獎,是我們不敢相信這種好運會降臨到我們頭上。”
      
      石儒婧表示,對當代中國讀者而言,托卡爾丘克擅長以碎片化小故事組成一部完整小說的獨特創作方式符合今人碎片化閱讀的潮流,同時她還擁有驚人的想象力,書中有認為自己身體里住著一只鳥的酒鬼,有長著長胡子的圣女,有每天晚上爬上小山丘去咒罵月亮的老婦人……“不同尋常的人物和事物在她筆下交織出一個神秘的世界,供我們暢游”。
      
      “在漢德克還沒有得諾貝爾獎的時候就把他那么多的作品翻譯成中文了,這是非常好的事情,我非常贊嘆。”德國漢學家、歌德學院北京分院前院長阿克曼指出,事實上即便在德國,漢德克也不是一位暢銷小說作家,“他的書太復雜、太特別了。在中國也一樣,他的讀者群可能不會太大。”
      
      與阿克曼的觀點類似,姚映然也認為,不是每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都能在中國取得商業成功。她透露,九卷本漢德克文集目前總發行量約為15萬冊。公開資料顯示,近年來在中國銷量最高的外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品是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其中文版紙質書2010年獲授權發行以來,截至2018年已銷超過650萬冊。
      
      對于即將出版下一部托卡爾丘克作品云游中文版的后浪而言,其仍將把托卡爾丘克作品打造為暢銷書作為努力的方向。
      
      “我們當然是希望她成為暢銷書作家,正往這個方向努力著!”石儒婧說。
      
      在姚映然看來,中國的出版界和讀者群體近年來都在走向成熟:從出版者的角度,在獲取國外最新書訊等資源方面交流障礙在減小、同國際上的差距也在縮小;在讀者層面,現在的年輕群體付費版權意識也正與日俱增。而漢德克獲獎對于他們所從事的嚴肅文學出版事業無疑也是“強心劑”。
      
      “所以也要給我們的市場和讀者一點時間。”對于中國文學出版的未來,姚映然在堅持耕耘的同時感到樂觀:“光看我們的書單,會給人一種‘文學性太強了’的印象,但我們也活了下來。”(完)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彩90彩票首页